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人皇纪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狼与狗!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5:03:28

人皇纪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狼与狗!(一)

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

这两人都不是轻易会出现的!

姚广异也没有想到,王冲和李君羡背后代表的这场兵儒之争,将他们也吸引了过来。而目光继续扫去,由近及远,监察御史,齐国公、赵国公、魏国公,中书令,紫青光禄大夫……,放眼望去,远远近近,不知道多少当朝的重臣隐没于附近酒楼,茶楼、酒馆之中。

虽然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但毫无疑问,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。

“咝!”

即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姚广异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气。原本接到消息,他以为自己才是抵达这里最高级别的官员了,但现在姚广异才知道自己错了。这一场争锋,早就把整个朝野,甚至整个大唐都牵扯了进去!

这已经不是什么理念之争,而是一场国运之争。这一场争执很可能决定着大唐之后几百,几千年的国运,只有这才能解释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。

……

且不提广鹤楼上的动静,另一侧,砰!另一侧,光芒一闪,就在那些工匠搭的台子对面,一片白色的衣袍,如霜如雪,如水流般跨过了门槛。

“公子,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!”

李君羡刚一出现,立即有儒门的弟子出现,将李君羡引到了最顶层。

儒门经营千年,在中土根深蒂固,虽然平常不显山露水,但在这京师之中,有相当的产业都是属于儒门所有。

“嗯。”

李君羡神色平淡,点了点头,沿着木梯而上,很快登上了最高楼。那里,早就备好了茶水,一壶茉莉花,一个白瓷盏,其他再无一样东西。

李君羡大袖一拂,很快在桌前坐了下来,举手投足,自有一股风度。

“开始了吗?”

“回公子,从他们的进度来看,再有一柱香左右,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

一名灰衣老者躬身应道。从他手腕上的墨色印记来看,显然又是一名儒门中人。

李君羡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。

……

大街上,敲击地桩的声音不绝于耳,一名名工匠忙忙碌碌,只不过半个多时辰的时间,整个台子就快要搭完了。凭借着张寿之土木大宗师,以及钢铁宗家的名声,王冲手下现在聚集了一大批顶尖的工匠,以这些人的能力,手艺和效率可想而知。

轰!

当最后一角搭成,刹那间,就好像飓风过境,整座青龙街上突然之间一片死寂。佑大的人群,纷纷出神的望着同一个地方,居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而一处处酒楼上,李君羡、姚文异、太傅陈邕、太子少保王忠嗣纷纷看了过去。

没有人说话,然而每个人的神情在这一刹那都变得郑重无比。

……

“呼!”

狂风呼啸,皇宫的边缘,一杆巨大的金色真龙旗猎猎作舞。,却没有人注意到,皇宫的边缘,高高的城墙上,此时此刻却也多了一道气息磅礴的身影。

“呵呵,真是一场热闹啊!胡德全,你说异域王在青龙街上搭个台子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大皇子一袭衮袍,在城墙上负手而立,坐壁上观。微风袭来,大皇子鬓角的发丝,连带满身的衣袍立即猎猎作舞。尽管在朝堂上和李君羡,以及他背后的儒门是同一立场,但对于这场理念之争,大皇子却一直是袖手旁观,隔岸观火的态度。

和朝廷上的事情不同,王冲和李君羡之间的这场冲突,虽然对帝国影响深远,但是对于朝堂,对于大皇子的地位,反倒并没有任何影响。恰恰相反,做为帝国未来的储君,大皇子倒是非常乐于见到这种思想上的争鸣!因为这证明着所有人都在努力的向帝国效忠。

“殿下折杀老奴了。朝廷上的事情,老奴又哪里敢妄自揣测!”

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,大皇子身边,一个身形高挑,但却非常削弱的锦衣老太监躬着腰身道。老太监目光雪亮,有如刀剑一般,但唯独一双手掌,经常缩在袖中,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,他的双手乌黑如墨,漆黑无比,看起来非常的危险,显然是练了极其特殊的厉害功法。

“呵呵!”

大皇子只是一笑,后宫不得干政,宦官自然也不得干政,不过对于身边这个老太监,大皇子还是非常的信任。因为这个老太监正是从小陪伴他长大的,大皇子对他非常信任。

“开始了!”

突然,大皇子看着前方道,一句话瞬间吸引了身边所有人,包括老太监胡德全的注意,所有人纷纷望了过去。

皇宫距离青龙街还有一段距离,不过凭借着高高的皇宫城墙,大皇子居高临下,几乎可以俯瞰大半座京师,更不用说是青龙街了。虽然看得不是太真切,也看不清四周酒楼、茶肆里聚集的文武大臣,但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异域王搭建的那座高台。更不用说,还有无数的探马,随时可以将前方回报过来。

“这个热闹,不可错过啊!”

大皇子心中微笑道。

……

“轰!”

青龙街的中心,已经成了整个京师当之无愧的中心。轰,只听一声巨响,就在两名全身披甲的军汉的挟持下,一个巨大笼子,四面用厚厚的青布幔围着,重重落在了高台的中心。那一刹那间,大地震动,四面八方寂静无比。

不管是隐于酒楼、茶肆的文武官员,还是四周的平民百姓,鸿商巨贾,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巨大的笼子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四面八方,无数京师的百姓伸长了脖子,连眼睛都要瞪出来。都想要知道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。

“这就开始了吗?”

酒楼的最顶端,李君羡手握着细瓷茶杯,自有一种超尘脱俗的儒雅风度。只是看了一眼对面的高台上的笼子,李君羡很快收回了目光:

“准备一下,只要他们揭开幔布,三天之内,我们的人随时上场!”

“属下明白!按照公子的吩咐,已经找到公子想要的驯兽师,两日之内应该就可以赶到京师,解决这场危机。”

那名儒门弟子应着。

虽然路途遥远,但是儒门却有特殊的法门,可以用最快的速度,将这些人运到京师来。

李君羡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,而栏杆外,高台上已经又有了新的动作。

哒哒哒!

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,一名面色古板,不苟言笑的军汉,旁若无人,沿着高台上的阶梯,径直走到了高台上的围着布幔的笼子旁边。而在他的手中,赫然拿着一块三四尺长的棍子。在这个时候,手中拿着这种东西,用意不问自明。

一刹那间,万众瞩目

人皇纪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 狼与狗!(一)

,所有人纷纷摒住了呼吸,望向了那名军汉。

“唰!”

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那根三四尺长的棍子猛然一挑,哗的一下,瞬间将笼子表面的布幔高高挑了起来。当青色的布幔飞起,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下来,所有的酒楼,所有的茶馆,所有的铺子,所有的人群纷纷望向了布幔的下方。

所有人里,恐怕只有儒门是早有所知的了。

然而下一刻,当布幔揭开的刹那,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——

“汪汪!”

布幔下,一阵幼稚的狗叫声突然传了出来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笼子里是一条狗?”

“异域王这是想要做什么?”

……

看清楚笼子里的东西,原本还一脸热切的人群,一个个面面相觑,满脸错愕。这么大的阵仗,又是搭台子,又是用笼子装着,还派了军汉保护。到头来,谁也没有想到,里面居然是一条三四个月左右,毛茸茸,看起来还非常可爱的狗。

当布幔揭开的刹那,这条狗冲到笼子边,伸长了舌头,一边舔着笼子的铁栅栏,一边还冲着看台下的人群热情叫唤。

刹那间,人群一片嗡然。

异域王这次的举动声势挺大,高台旁边,两杆大旗,一杆“异域王”,一杆“强权即真理”。人人都以为异域王这次要弄出天大的阵仗,让所有人接受自己的观点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高台笼子里装的就是一条狗。

这让所有人都不免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怎么回事?不应该是头狼吗?”

距离最近的酒楼里,几名陪侍在李君羡身后的儒门弟子,满脸的错愕。就连李君羡在这一刹那,都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。从他们得到的情况来看,王冲那边明明是买了一头狼,而且已经送到了京师。

但买的是狼,出现的却是狗,这让儒门的人纷纷诧异不已。

这一刹那,何止是儒门,青龙街左右两旁,所有闻讯赶来的文武百姓都纷纷皱起了眉头,心中不百思不得其解。谁也不知道,异域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!

“这个家伙的做事风格,……果然是天马行空,羚羊挂角!根本让人揣度不到啊!”

广鹤楼里,姚广异看着那条使劲叫唤的狗,心中感慨不已。

想想当初的广鹤楼事件,那个时候,姚广异多多少少还以为是偶然,毕竟一个半大的小子不可能那么精明,能够坏掉他的计划。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,所有一切分明都是精心计算的结果,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巧合成分。

本溪治疗龟头炎医院
揭阳治疗妇科医院
铜川治疗宫颈炎方法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在那里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客服电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